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盼望中國和美國 這樣合作成為世界的領袖

盼望中國和美國這樣合作成為世界的 領袖:

Venus Project 是美國人首先提出的, 因此美國政府負責地球 資源的管理, 負責掌管如何分配 各國的資源 和糧食, 使所有國家不會貧乏, 也不會造成 資源 和糧食 的浪費。

要建立 沒有金錢 的Venus Project世界, 就需要中國的幫忙, 去完善 國內的信用系統, 保證對地球作出越大的貢獻的人, 就能獲得越多的資源作獎勵, 鼓勵人去 努力工作和學習。

而其他國家就可以給美國和中國一些建議, 使大家能夠做得更加好。

然後所有國家和企業就放棄 所有的專利, 把技術分享給所有的國家, 所有國家也能夠用上最好的科技 來改善生活。 世界不再用金錢, 企業存在的目的不再是為了賺錢, 而是大家一起為地球 成為更好的世界而努力。

不知道所有國家喜歡這個計劃嗎? 不喜歡的話原因是什麼呢?
只知道只要大家願意去實行, 就一定能夠做到。
撰文:李潤茵 本刊記者

中國政府將於2020年全國推行「社會信用系統」,按照「守信激勵、失信約束」原則給每位公民評分,務求打造「誠信社會」。13億國人屆時均無所遁形,分數將影響生活各層面,以至牽連家人。我們走向的究竟是一個人人守信,沒有罪案的美麗新世界,抑或是處處受監控的囚牢?

連坐法 父欠數禍延子

這些年,中國人都充滿幸福感,皆因世界不太平,國人卻奢侈地享受安全感。難怪連在中國居住的美國人John接受央視訪問都說:「中國非常安全,我已經跟父母說,我不回去了!」

拜高科技所賜,香港歌星張學友都快成「神捕」,僅在國內巡迴演唱一圈,已經協助捕捉雙位數字逃犯。

過去五年,中國出現了2.2萬公里的高鐵、堪稱全球最大的無現金社會、五顏六色的共享單車、2億個鏡頭組成的「天網」。沒有地方比中國更太平,現在甚至達到一種境界──就是不費一兵一卒,犯人都會自動「投誠」。

距離香港僅兩小時飛機,浙江省溫州市蒼南縣,今年暑假就有位饒爸爸,作出了人生的抉擇。話說饒兒子金榜題名,考上京師知名學府,正當全家沉浸在喜悅之際,大學卻一通電話,把他們拉下地獄──爸爸名字高掛在「失信名單」,校方無法取錄兒子。

事緣兩年前,饒父向銀行貸款20萬後,由於遲遲未依約還款,遭法院打入黑名單,限制高消費行為。由於蒼南縣實行「父母失信,子女受限」的連坐法,所以兒子即使狀元及第,青雲路都會因爸爸失信而瞬間堵塞。

為免禍及妻兒,饒爸爸立刻將兩年欠款,一日內還清,只求法官將自己除名。



「檔案」電子化 示眾作阻嚇

「失信名單」比「沙紙」更能支配命運,背後是「社會信用系統」在發功──相信它很快會成為中國「第五大發明」。

2014年,國務院出台《規劃綱要》,目標在2020年打造出「誠信社會」。這些年,內地法治觀念未能伴隨經濟發展,充斥逃稅漏稅、血汗工廠、黑心食品、學術欺詐種種劣行,甚至開始輸出國際。

大國崛起要有軟實力,「社會信用系統」遂應運而生,按財務紀錄、社會行為及網絡言論,給公民、企業,甚至部門計分,將西方金融評級機制,破天荒延伸至不同生活領域,然後「信賞必罰」──高分有獎、低分要罰,以收「一處失信,處處受限」之效。

江蘇睢寧人就是首批「白老鼠」。政策正式頒布之時,當地已經試行了4年。縣民張某接受官媒訪問時坦承「有點鬱悶」,皆因他一年內衝了兩次紅燈,「罰錢事小,扣分事大啊!」他口中的「扣分」,就是指個人檔案中的「信用分」,換句話就是「個底花咗」。

中國人對「檔案」不陌生。在毛澤東時代,政府會為人民立檔,詳列個人資料,包括工作績效、居住地址等,日後無論是工作分配、學校選拔,甚至政審等,這份「檔案」就是個人評價的重要參考。

踏入21世紀,「檔案」搖身變為「信用」,更進化至不同「層次」。

首先是電子化。以往所謂「檔案」,說穿了就是紙及文件袋,內容有限,而且無法聯網,僅供上級查閱;現在,中國正整合原本割裂的數據,包括政府與非政府,簡稱「大數據」,而且不止於紀錄,可用算法作分析,若政府懂得應用「區塊鏈」,更是不怕篡改、永不消失。

其次是公開化。法院每月會更新「黑名單」,在網站發布,甚至在廣場直播,意在用群眾壓力導正「失信者」,不同地方更有不同「創新」:在山東萊州,打電話給「失信者」會聽到這段「人民法院溫馨提示,你撥打的機主已被發布為失信被執行人」;河南開封法院更「潮」,將「失信者」照片配上激昂音樂,再上載到深受內地仔女歡迎的短視頻社交App──「抖音」。

以為「社會信用系統」只是舊酒新瓶?不,好戲在後頭。

蘿蔔與大棒百姓分等級

整個制度的精神,官方用上八個字「守信激勵、失信約束」,即「獎罰機制」,於是每位江蘇省睢寧縣居民,基本分都設定為1000,分數組合為150商務信用、120社會服務信用、530社會管理信用,以及200特別信用。

如是者,計分開始!大至違法,小至拖欠水電費,通通都反映在分數上,長期運作下去,全縣114萬名市民就會分為四個等級:最高級可獲政府創業援助、優先使用政府服務,甚至入黨或參軍等;相反,低分者只能處於社會底層。

信用系統不同省市不同玩法〔見圖〕,但罰則萬變不離其宗,逃不掉就業、置業、貸款、旅行等個人自由面臨種種限制,「極刑」則是「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不能成為共產黨員),以及「誅九族」(子女不能入好學校)。



回到睢寧,張某衝紅燈兩次,每次扣50,兩次即扣100。短短365日,已經失分10%,惟有積極收復失地,但難題在於官方評分準則,實在不易捉摸。

根據《規劃綱要》,「信用系統」旨在杜絕社會弊病,再看看評分表,哪些行為罪大惡極?原來是「網上言論詆毀他人」扣100分,還有「圍堵衝擊黨政機關、企業、工地、纏訪、鬧訪」扣50分;張某並非「異見分子」,但仍然相當「鬱悶」,原因是連「衝紅燈」都要扣50分,反而「製假售假」謀財害命,只是扣區區35分?

「信用系統」明明想提升道德水平,評分準則卻分分鐘「毀人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及價值觀)。

然而,比起睢寧人,原來貴州省清鎮人更糾結。皆因當地評分用上足足1000項指標,其中包括同儕評價、社區監察等。但量多不等於質高,連學者都批評亂拼湊得出的評價「沒有邏輯關聯」,美國智庫PIIE甚至直指「清鎮模式」乃美劇《黑鏡》(Black Mirror)中「急轉直下」(Nosedive)的翻版,擔心社群評分會扭曲人性。

評分欠客觀,有分析建議不如參考〈中國影視明星社會責任研究報告〉,那是官方首次公布藝人排名,評價同樣具「公益情懷、守法合規意識、愛國精神」等主觀指標組成,名單有很多出乎意料之外。

范冰冰逃稅億萬,不出所料零分墊底;但張學友屢破奇案,竟然都名落孫山。結果,100個明星得9個合格,台灣藝人比中國藝人低分,香港藝人再比台灣藝人低分,而且通通不合格,籠統歸納出兩個關鍵詞,就是「愛國」及「中國夢」:但凡有捐款,卻沒有表態「愛國」及公開支持「中國夢」,往往會低分收場。





分數影響謀生 成求偶條件

參考指標還有「芝麻信用」── 3 年前,這個手機程式在國內興起,通過紀錄消費數據為用戶評分,350至950分不等,計分準則涵蓋「身份特質」、「行為能力」、「人脈關係」、「信用歷史」及「履約能力」,綜合得出信用值。

時至今日,仍有內地網民愛炫耀分數──儘管其計分方法備受爭議,例如「每天打機十小時,可視為無所事事」會失分;「經常買尿片會視作父母,這類人有責任感」會得分,但無阻百萬用戶繼續用,皆因「芝麻信用」罕見彰顯「獎勵」。

4年來,「社會信用系統」在不同省市試行,往往「罰多過獎」。以山東榮成為例,1000分基本值,扣分項目達570 個,加分項目僅150個;民眾在地方信用系統,未能嚐到「甜頭」,「芝麻信用」卻真正達到「守信激勵」── 600 分以上,租車、租酒店免押金;700 分以上,申請新加坡簽證,毋須任何資料證明;750分以上,可申請盧森堡簽證,並能通往歐盟國家。



要數最大「獎勵」莫過於「高分伴侶」──愈來愈多內地朋友用「信用值」求偶,婚戀平台「百合網」負責人說:「外貌很重要,但謀生能力更重要」,網站也主力推薦守信者。「高分跟高分在一起,說不定社會真是好起來!」惠州人C 君目前單身,芝麻信用超過700分,跟記者半開玩笑說:「要是真找到高分女友,還真會積極加點分!」

舉世關注這套系統,5 月1 日終於大派用場──執行首項全國罰則,限制「失信者」乘飛機和火車。不過,市面已經出現中介鑽系統漏洞,用其他證件助「失信者」繞過「黑名單」,成功購買車票及機票。

(副稿)國家收編民間信貸 「三位一體」逐漸成形

「芝麻信用」等於社會信用系統?事實上,中國擁有三種信用體系〔見表〕: 第一是隸屬央行的徵信中心;第二,如同許多新興市場,大量非銀行用戶會透過其他渠道借貸,例如P2P,因而衍生出民間信貸,像「芝麻信用」;最後,就是發改委為加強懲罰失信行為而推出的信用系統。來勢洶洶的社會信用系統須「三位一體」。



賈躍亭列「嚴重失信人」

「打通」不同體系並非朝夕之事。挑戰在於發改委與央行並沒有聯網,對「信用」理解不同,參與部門共享訊息未有共識;但隨着愈來愈多城市打通天地線,意味部門協調順利,惠州及溫州等城市就是「樣板」。

5 月,系統首次大規模應用,公布169人「失信名單」,限制乘坐飛機和火車,樂視創辦人賈躍亭都榜上有名。這批「失信者」怎得來?正是各部門「交名單」,包括稅務總局、證監會、民航局、鐵路總公司,最後聯同發改委發布。

然後,整合民間徵信。政府曾於2015 年引入八間試點企業進行「社會信用」評分,後來阿里巴巴的「支付寶」及騰訊的「財付通」等線上支付數據,漸漸收歸央行系統,而央行發起的「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則成為唯一持牌信貸公司,近期正式與八間企業合組「百行徵信」。

P2P平台現「爆雷潮」

近月,內地頻頻「爆雷」,逾百家P2P 前仆後繼出狀況,平台倒閉、無法提現、老闆失聯,信用風險升溫。「信用缺失存在於全體國民,很難肯定個別機構、會計師有誠信」,中國問題專家胡星斗向本刊表示:「所以只能由政府來做。」可是,中國政府掌握六七成資源,包括國有銀行,如果「社會信用系統」全交由國家來做,就會失去制衡。
人類因為彼此不能信任,因此需要金錢來維繫love.
很多人說不用金錢制度的「資源導向型經濟」是不可行的.
但今天想到了一個點子,就是把中國發明的「社會信用體系」,來結合美國人發明的「資源導向型經濟」,就變成了可行的去除金錢制度的方案.

按著每個人對社會的貢獻和獎懲機制,來設定一個人的信用額. 例如一個有工作的人,他就會有一個基本的信用額.  信用額高低,可換取的資源也有多與少的分別.  例如一個信用額高的人,可以每個月換取一張出國旅行的機票. 更高的可以換取兩張吧.  信用太低的,可能連高鐵也不能乘坐吧? 高信用額可以住較高級的酒店. 或者低信用額的人,可以把機會累積一起,也能嘗試一次豪華旅行吧.
高信用額,即是對社會貢獻較多的人,每星期可以換取較高額的食物,同樣地,信用額低的人每星期只能換取足夠的食物.
達到某個信用額,可獲得一部汽車,其它的,乘坐公共汽車免費.
信用額不是金錢,不是用來累積和消耗.  例如醫生職業擁有基本信用額為10000, 只要一直做著醫生工作,他以後的信用額也是10000,然後按著其它的行為能增加一點上限或減少. 行善可增加一點信用額,犯法的行為會減信用. 另外能學多一種語言的人也能增加一點社會貢獻的信用額吧.
不同職業的人也有不同的信用額,企業家可以有更高的貢獻信用額吧.

這個「社會信用體系」是全球共用的,無論那個國家,能判定信用額的計分也是相同的. 例如發達國家的工人和貧窮國家相同職業的工人,也有相同的信用額.
因為沒有金錢制度,國家政府也不能抽稅了,因此各國企業就能一起合作為人類生活而生產,而不是為幫自己國家收入而工作.  因此要保證所有人類也能獲得這些資源.  地球資源世界共享,企業家是為全人類服務而不屬任何國家的.  國家政府就負責管理人民的信用額.

因此金錢消失了之後,所有國家和人的債務也能消除了. 各國不用為了爭錢而傷和氣. 老人也不用擔心退休生活.  企業也不用擔心員工的生計,要不停生產使用產品汏舊的計劃,鼓吹人不停消費和浪費資源.

暫時提出這些大約建議,細節就要靠政府官員和專家去思考了.
然後呢, 所有人的醫療費用也是免費。
當然那些 研發 藥物 的專家和醫生護士等等, 他們的信用額也是很高的。
然後呢 南韓 那些醫生, 就不會再反對政府 增加 醫生學生 的名額了。
多些人做醫生, 他們的工作量才能減輕呢。
只要把技術和機器和所需資源傳授給所有國家,讓每個國家的人民也要生產物資給自己國家所用,
盡可能使每個國家自給自足,這樣就不怕有些國家政府和人民不願意工作了.
朋友的回應:

第一段同第二段既理論已經係矛盾。更何況,如何認定信用系統係適合的評估工具?
其他國家比意見不就是干涉別國的內政嗎?何以見得兩國會接受?
企業放棄專利更不利刺激科研及技術發展。企業目的存在不為賺錢,整個世界更加支持唔住。
你努力,不會多得金錢,那努力來幹嗎?
你啲想法,唔係太理想主義,就係太離地
其實地球現在到了末世了,為何還會覺得現有的科技還不滿足的.  
人說如果企業存在目的不是為了賺錢,科研及技術發展就不會進步. 但我看到有很多的科研技術,就是因為缺乏資金,已不能做得更好.
美國有一支大型望遠鏡破了之後,便因為資金的問題而好像沒有打算重建一支新的.
很多國家因為沒有錢,而不能建立5G系統.  太空計劃也需要很多的錢才能實行.
就算研發了核聚變發電,也會有很多的國家沒有錢去興建.
如果世界不再用貨幣和金錢,以上所有國家也能使用最先進的科技去生活.
只要放棄了Bitcoin 掘礦,節省的電力可以給網上遊戲公司,採用超級電腦去做大型VR互聯網遊戲.
沒有金錢的世界,就可實行共享經濟,汽車可以共享,把無人駕駛汽車泊在街上,大家需要用的便去借用吧. 由美國分配資源給所有國家,可以限制各國城市的汽車數量,不會因為是免費而生產過量的汽車.
然後Venus Project 提出的科技性失業,由科技電腦和機械自動運作,來代替人力的工作. 來解決少子化現象,把人力用在電腦和機械不能代替的工作上. 大家就可共享人力的工作,把大家平日的工作時間減半,能更多享受生活時間.
如果保留金錢貨幣制度,感覺共享經濟很難實現,看過有共享單車的企業,被其它租單車公司(可能?)把它們的共享單車拋在河裡. 因為做成利益的衝突.
然後科技性失業,對資本主義世界裡是個災難而不是美景.因為增加了工人失業率,市場消費力減弱,便會做成商店和企業倒閉. 政府褔利開支大增而還不清國債問題.

上帝把我們生活在地球,是要研究出將來我們在天堂永生居住的時候,學習如何管治天堂使人類得到永遠的幸褔. 如果你們說不能做到去除貨幣地生活.  那麼將來在天堂的時候,大家要繼續努力賺錢工作才能生存好嗎?

不希望這樣呢.

我們要在地球實驗最好的制度,經過不停的修正所有會面對的問題. 然後把最好的成果用在天堂裡生活.
當地求實現了不用金錢制度的Venus project 之後, 那麼誰人願意 義務 去做一些 辛苦 工作呢?

解決方法之前也寫過了, 那些十分 辛苦 的工作, 由市民平均去分擔去做便可以了。 每人一星期只做一天這份辛苦工作, 其他時間他們可以選擇做其它輕鬆的工作。 這樣把辛苦的工作分擔開去, 就可以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