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穿越創世紀的英雄傳說

索沙利亞,原本是一個平凡和平,沒有絲毫特式的星球。 然而有天,來咱異世界的魔族忽然降臨在這地上,魔族的人一直在另一個平行宇宙中,與神族經歷了數萬年的戰爭,打到天昏地暗,死傷無數.
魔族為了能招攬更多的戰士,與神族對抗,便打通了平行宇宙,到達索沙利亞星球.索沙利亞的民族, 本是平凡的人,沒有辦法能抵抗魔族的入侵,只能選擇臣服.
索沙利亞裡的魔族首領- 蒙丹,告訴索沙利亞全星球的人,只要有人願意臣服魔族為戰士,就會賜給他們一種異能,他們能許願得到任何的異能,唯一條件是,每一種異能只能在索沙利亞土地上出現一次,出現過的異能,其它人不能許願要求相同的異能.
然後呢,很多人歡喜地與魔族立約,獲得了異能.
正當很多人類歡喜獲得了各種奇怪的神秘技能,神族也打通了平行宇宙來到了索沙利亞大地上,神裔的人告訴當地的人有關魔族的種種邪惡行為,使很多人吃驚起來.  神族也採用魔族相同的方法去召募神族的戰士,把那些願意與神族立約成為戰士的人類,也給他們許願的機會,能獲得一項其它人也沒有的異能.
然後為了能得到異能,也有很多的人類與神族立約.

然而,當人類分別與魔族和神族立下誓約之後,他們發現了誓約會強迫雙方不同的陣營的人,要彼此互殺,不能反抗.  使原本和平與世無爭的索沙利亞,成為了恐怖的戰場.

在一條不起眼的魚村,一位名叫小蝦米的少年,他的父母因為無知,分別與神族和魔族各自立約,而被迫成為了敵人,互雙打鬥殺死了對方. 小蝦米看著父母死得這樣無辜,於是下定了決心,走到魔宮也就是魔族的居處,與魔族立下了誓約. 然後當他默默地許願得到了想要的異能後,忽然抬頭向著蒙丹微微一笑,他許下的願望是,要得到能驅走所有魔族和神族離開索沙利亞的異能,當蒙丹發現不妥的時候,蒙丹以及所有的魔族和神族,頭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小型黑洞,把他們通通吸走帶離了這個平行宇宙,黑洞消失了之後,然後還有一個看不見的結界蓋著整個索沙利亞星球,使魔族和神族不能再次踏入這個世界.
當所有魔族和神族消失了之後, 看著空無一人的 魔宮,小蝦米 毫無留戀地離開, 之後隱居在不知名的地方, 從此無人再發見到他的行蹤。

雖然神族和魔族離開了, 那些立下誓約的人, 身上的咀咒並沒有消失, 神族戰士和魔族的戰士 , 仍然會被迫互相戰鬥。 然後魔族戰士裡,有一位許願成為龍王的人,利用龍族的恐怖力量,帶領魔族戰士處處領先戰爭. 神族戰士的士氣十分低落,正打算從大陸撤退,大家坐船去海的另一端遠處,未知的地方找尋落根之處. 然而有一位名叫不列顛的神族戰士,站出來鼓勵大家,龍王交給他一個人單挑決鬥,大家只需專心去打其餘的.

大家好奇地便問不列顛許願了甚麼異能,不列顛沒有說話,只是低頭回憶著當日在天宮裡,與神族立約的情境. 當他簽了誓約之後,他心裡許下的願望是: 「我的願望是,希望能擁有無限次數的許願.」
在不列顛身旁,一位沒有頭髮,身材健碩,手上拿著一支重型射擊武器,看見不列顛發呆的樣子,忍不住用拳頭敲打一下他的頭部.
「大家在問你話了,要說出來嗎?」
不列顛目無表情地道:「只是擁有不死之身吧了.不過要拖著應付龍王,給大家爭取時間,應該沒有問題的.」
「你呀,這樣的表情,是對你的異能有所不滿嗎?」

不列顛回憶起當他許完願的一刻,心裡面也有點懷疑這樣的願望能否實現.  只見神族的領袖回應道:「就承你所願.」 然後在他的額頭上發出一線的七彩閃光,照射在不列顛身前. 然後閃光過後,地上出現了七粒黃色的大圓珠. 不列顛拿著其中一粒仔細地看,圓珠上有一粒星的符號.  然後再看其它圓珠,分別有兩粒至七粒的星型符號印記在上面.

「這是甚麼來的? 和我的願望有甚麼關係?」

「這七粒叫做龍珠,只要集齊七粒,就可以實現人的心願. 能無限次地使用.那麼我教你用法吧.」

於是不列顛按著神族領袖的教導,念出咒語:「出來喇,神龍!」
接著七粒龍珠再次發出強烈的光芒,照射天空,現出了一條神龍. 神龍對著不列顛說道:「呼召我的人類,你想實現甚麼願望?」

不列顛興奮地道:「我想要擁有不死之身.不死不滅的身體.」
於是神龍在口中發出一股能量,覆蓋不列顛全身,然後道:「願望達成了.」

不列顛感覺到身體的不一樣感覺,知道已經得到了不死之身而高興,然後繼續向神龍說道:「我的第二個願望是.......」
還沒說完,神龍便向不列顛插話:「我每次只能實現一個願望,想再許願的話,下年再來召喚我吧.」

「甚麼意思?」

只見神龍消失了,變回七粒的龍珠,然後看見發光的龍珠變成一塊塊的石頭,然後迅速地向著不同的方向飛走,飛到很遠的地方不見了.

神族領袖知道他想說甚麼:「只要再次集齊七粒龍珠的話,你就能再次許第二個願. 那麼與魔族戰鬥時記得出多點力.」 然後二話不說,便轉身離開.

從回憶中醒過來,不列顛打了個呵欠,然後對著大家道:「算吧了,明天給我帶著神族的神器,來一場決戰吧.」
當魔族和神族被黑洞帶走了之後,他們所使用的神器和魔法道具等等,沒有被一併帶走,仍然遺留在索沙利亞星球每個角落裡,人類當然不會錯過收集這些神器的機會了.

然後不列顛又向那位手上拿著重型射擊武器的好友問道:「那麼小黑,你的願望研究成怎樣了?」

小黑回答道:「我的願望是要擁有最高的科學知識,因為時間不足關係,暫時只能造出這把激光槍. 是呢兄弟,要不要試下我的激光槍,射在你的不死之身身上,看看那個較厲害.」

「你都傻的.」

決戰的前夕,就在這樣愉快的對話,來平復了大家一直忐忑不安的氣氛.
在神族戰土駐守的地方,相隔約五十公里以外的遠處,魔族的戰士也在這塊平原上紮營.
魔族戰士的人類領袖,龍王正在與其它重要的部下商討明天決戰的戰術.

「只要明天能夠勝出這場戰役,就能把神族戰士驅逐這遍土地.」

「說不定他們已經被我們上幾次的戰局嚇破膽,已經連夜夾著尾巴跑了.」

龍王掌握精神元素,可以用精神感知世界的四大組成元素(紅色的火,藍色的水,黑色的地和白色的天空),通過控制元素控制世界。  龍王枱頭隔著帳篷看著天空,然後感知四周的空氣能量波動. 然後說道:「他們仍在這裡,沒有逃跑,而且士氣好像還不差的.」 然後又問部下,「還有誰沒有來到集結的?」

「報告首領,只有那班海盜沒有到來,他們說要等到成功選出海盜王之後,才能到來幫忙參戰.」

其中一名部下忿怒道:「那班狡滑的海賊,一定是希望我們兩軍戰到兩敗俱傷的時候,才來收漁翁之利.」

龍王點頭道:「他們的確有實力這樣做. 那麼真鑒,妳就去一轉海盜巢穴,用妳的言葉無限欺的異能,說句謊言給這班背信棄義的魔族戰士海賊,給點教訓. 」

真鑒是一位有著紫色頭髮女子,穿著一件女僕的服飾,時常帶著很可愛的笑容,莫名的討喜.她的異能「言葉無限欺」是一種可以將自己被別人認定為「謊言」的話語變成現實的能力。
她聽了龍王的吩咐便道:「我們十二侍徒已經有五位重傷了,暫時不能出戰,如果我離開了戰場,只餘下半數的侍徒明天出戰,真的可以嗎?」 然後因為看見龍王以一種凌駕於她之上的眼光睥睨她。 於是急著改口道:「我想到要給海賊們甚麼的謊言了,哈哈,會很有趣的.那麼我現在出發,祝大家武運昌隆!」
之後真鑒便快速離開戰場,前往海盜巢穴去了.
故事回歸在我們的地球裡,座落在城市角落的一間破舊小教堂裡,住宿了一位老神父和他的孩子日日野.
日日野是一位16歲的中學生,除了好打架之外,好像沒有其它的喜好. 父親也拿他沒辦法.
早晨的鬧鐘響起,日日野如常地起床準備返學,只見枱面上父親已經為他預備了燕麥早餐.
「老爸! 今天是平安夜,今晚你需要加班嗎?」
卻沒有收到回答.
於是日日野坐在飯桌前吃著早餐,然後發現枱上有一張紙條,是父親留下給他的留言.
「日日野,父親有事要往遠方工作,為期不定,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這個老爸,你走了之後誰人去打理教堂呢?  算了,平日也沒有多少人來教堂祈禱.」

吃完早餐之後,日日野便上路往學校去了. 路經一條巷子,這條巷子是最凶殘的黑幫地盤,不久前日日野把當地的一班收陀地的黑幫打跑了. 原本以為這條巷子能夠回復和平,但今天,日日野注意了眼前被十多位兇神惡霸攔阻了去路.

「別阻我返學.」
「你就是日日野嗎? 之前你傷了我們很多的兄弟,今天我們請了職業拳手來,準備入醫院吧.」
說罷,一位六呎多寸高,滿身結實筋肉的一位拳手,磨拳擦掌走到跟前,說道:「聽說你很好打的,不知道對不對?」
日日野用還沒睡醒的眼神,用一隻手打著呵欠道:「別怪我沒說,我是最強的!」
職業拳手冷笑地道:「那麼便吃我一拳看看.」

正當拳手想出拳的時候,日日野只抬腳向前一踢,踢中拳手的下巴,然後職業拳手便飛起向後倒了.

日日野冷眼地看著其它人:「還有誰要來? 」

眾人看著已經不醒人事的職業拳手,大家嚇了一跳,連忙道:「沒事沒事,對不起,我們先走.」
然後眾黑幫立即雞飛狗跳逃跑.

------------------

在課堂上,老師在講解歷史課.
日日野一手抬起下巴,望著窗外入雲.
「真無聊呢,這裡無一個人打得的......」  然後不知不覺間便伏在書桌上睡著了.

在夢中,有把聲音在呼喚他.
「孩子,孩子,又在課堂上睡覺嗎?」
「是老爸嗎? 你去了那兒?  教堂怎辦了?」
「我這個混蛋兒子,從小就只會打架!  沒有夢想、也沒有希望,真令人沮喪.」
「你想說什麼?」
「孩子告訴我,你的願望是甚麼?」
「是聖誕節願望嗎? 今年聖誕你又想扮聖誕老人嗎?」
「快告訴我你的願望混蛋兒子.」
「我的願望嗎?  聽著別害怕了,我的願望是要征服世界!」
「呵呵,承諾你所願,你就試下做不做到吧? 世界很大的.」
日日野在夢中,看見四周仍是一遍漆黑.

「老爸,老爸你在那兒?  為何不再出聲?」

忽然在黑暗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光點. 於是日日野向著光點前進.  然後光點愈來愈大,漸漸能看得清前面是一個出口.

走出黑暗,第一個感覺是覺得很熱.只見像身處在一個地底空間,四周地上充滿著熔岩. 中間有一條已經凝固了的石路,畢直地通往前方.

於是日日野沿著石路一直向前走,隱約地看見前方盡頭有兩個人的身影.

盡頭處有一位男人,雙手和雙腳被厚重的鐵鏈鎖在岩壁上,不能動彈. 年齡不算很大,但因為像受了很多苦,滿面滄桑的低著頭,閉著眼,不知道是生還是死?  而在那男人身前有另一位男子,因為背著日日野,所以看不到那人的面貌.他拿著劍,不停在那被鎖的男人身上,劍劈、砍和刺. 不停地攻擊那人的身體. 而那個受著不同打擊的男人,仍然是低著頭閉眼,不堪一句. 看似受苦,但仍是黙黙地承受著打擊.

只見那不能動彈的男人,雖然不停受到致命的攻擊,但每當身體出現了一道傷痕,身體就會立即回復成完好,不停的打擊,好像對他做不成傷害.

不停攻擊的男人好像已經失去了耐性,大喊道:「為何會殺不死你?  快告訴我怎樣才能把你殺死?」

被鎖著的男人,仍然低頭閉著眼,沒有回應.

日日野看見這個慘不忍睹的場景,大叫著:「你這個禽獸,好快些停手了.」

拿著劍的人,看見有人到來了. 感到有點意外,停下手,轉個身看見了日日野. 只見那人戴上了一個銀製面具,因此仍然是看不到他的面目.

那人對日日野說道:「你是如何找到這裡來的? 不過你現在就要去死.」

然後面具男人念了一個咒語,在熔岩裡冒出了一隻炎魔.炎魔是「黑影與火焰的邪惡生物」,它手中握著火鞭,站立起來有人類三、四倍高,背後拖著一條長度等於身高的尾巴,擁有一對巨大的翅膀,頭上長了一對彎角,全身覆滿烈焰.

面具男指著日日野,命令炎魔道: 「把這個男人殺死.」 然後頭也不回的,繼續用劍不停劈砍那名不能動彈的男人.

日日野想走上前救那個男人,但被眼前的炎魔阻止了去路.

「看來我有必要把這惡魔打倒了.」

炎魔一個拳頭打向日日野,只見日日野把身體一側身,便避開了這強大的一擊,然後衝前一跳,一腳便向炎魔的腰部踢去. 當腳踢中的時候,只感到腳部很熱,褲子也被炎魔身上的烈焰燒著了.

日日野連忙縮腳,把褲子上的火拍熄後,有點驚訝道:「好傢伙的,看來不能用身體觸碰的.」

然後日日野連續跳後,躲避了炎魔幾次的攻擊.

日日野自信地道:「看來要撃倒你,就要出動這武器了.」 說擺便從背部的衣衫裡,拿出了一把不锈鋼的平底鍋.

日日野用平底鍋格檔了一下攻擊,然後跳起用平底鍋打了炎魔臉部一記耳光. 「哈哈,這個平底鍋耐熱度很高的.」

被打了一記耳光的炎魔發怒了,一腳掃向對方,但日日野很敏捷地跳開閃避了. 但當日日野就快落地的時候,炎魔已經拿出了一條火鞭,把日日的腳部捆綁了.

然後炎魔又是一個正拳打向日日野,把日日野手上格擋用的平底鍋打飛走. 然後炎魔再來一拳重擊,直接正面打中日日野的面部.
日日野感到強大的衝擊力,把自己從座椅上推向後倒在地上。
「很痛呢... 」摸著撞倒在地上的後腦,日日野抱怨道。

「月野兔,你又再次在堂上睡覺了。」說話的正是一位老頭子,也是這班年輕魔法師的導師。

日日野看見自己身處在課室裡,一位像是鄧不利多校長模樣的老師,以及一班生面孔的學生. 不是,記起了,他們是哈利波特、妙麗、榮恩、馬份...... 還有一男一女,不記得他們是誰.  這樣的組合,難道我穿越了某個世界嗎?

只見馬份和那不知名的少女,看著自己笑起來. 而妙麗即是過來扶起自己: 「月野兔,你沒受傷吧?」

「月野兔? 我是嗎?  我穿著了水手服? 我?」 日日野摸著自己的胸部,為何會這樣奇怪的感覺?
難不成......   「嘩!」

「肅靜!」鄧不利多校長不滿地道:「你有甚麼不妥的嗎?」

日日野還是吃了驚地道:「沒事、沒事,只是發了一個很可怕的夢,一陣會沒事的.」

鄧不利多:「那麼我們繼續上這堂歷史課了.」
「在這場魔族戰士和神族戰士的最有名一場「最後之戰」,神族戰士約有八千多人,而魔族戰士是整整有三倍多人數的優勢,對神族戰士陣地採取包圍的戰術. 不列顛國王利用他的不死之身異能和他的好兄弟黑刺王幫助之下,成功阻礙了魔族最強的戰士首領龍王的攻勢.然後......」  說了十分鐘之後,
「我和另外六名最強的伙伴,拼死的殺出一條血路,然後......」又是過了十分鐘.
「不列顛國王面對龍王,不停地重傷倒地,每次倒地前也在龍王身上劃下一些傷痕.經過無數次的重生復活,終於把龍王消耗打成重傷,然後.......」又過了十分鐘.
「雖然雙方死傷慘重,但最終我們還是把他們打敗,龍王帶著他們那班還活著的魔族戰士,被迫要離開這遍國土,他們乘船往西方未知的方向離開了. 多年後,直到現在一直不再見到他們的踨影.然後這場「最後之戰」的最大兩位功臣,成為了我們的國王以及現在的攝政王了. 我們這塊土地,也被改名做大不列顛國.」
下課的鐘聲響了,
鄧不利多道:「你們快樂的時間開始了,小夥子們去玩樂吧.」

同學們也都帶著歡喜的聲音. 而日日野卻一直煩惱著自己身體的改變.

妙麗拉著榮恩的手道:「我們不如去公園散步吧?」

榮恩卻搖頭道:「不去了,現在我有一個重要的約會.」

妙麗變了臉色問:「你是約了誰呢?」

榮恩露出驕傲的眼神道:「這是男人之間的決鬥.」

妙麗聽了之後鬆了一口氣:「你呀,打架這麼差,就不要去撩事鬥非.」

馬份聽到之後,好奇地道:「榮恩去同人決鬥,我一定不能錯過你破涕流淚的樣子. 我也要跟著去.」 然後問班上的另一名較年長男同學:「班長佛地魔,你也要去看嗎?」

佛地魔:「無聊,我要去圖書館讀書.」 說完便不理會眾人,獨自去圖書館去了.

哈利波特:「我也會去支持你的朋友.」

榮恩感動地道:「謝謝你.  是呢月野兔,你也要去見識一下嗎?」

原本沒有心機的日日野,聽到要去決鬥,精神立刻180度轉變.
「去,一定去,預我一份.」

「你呢麥朵,也要去嗎?」

那名帶著眼鏡的女孩說道:「我不去了,看見有人受傷我會想哭的。」

於是四人便跟著榮恩,走到另一班房去。

馬份:「這一班正是被評為 沒有希望成為魔法師的, 最弱的弱雞班嗎?  你要與這樣的廢柴決鬥嗎?」

妙麗:「 你說話怎可以這樣狠毒的?  」

榮恩也認同道:「正是, 我覺得這班也是高手呢。」

五人進入了班房,這班的學生只有四人,顯然也已經落堂,大家正在做自己的事.

上條當麻不知道在煩惱甚麼,一直抱著頭在抱怨自己今天一個人很不幸.

班房的最後面,小李和琦玉二人正在地上猛做掌上壓.

馬份:「這兩個笨蛋仍在繼續比賽體能了.」

只見榮恩走到一個金黑色的同學面前,他正在一個人地下圍棋.這個人正是進藤光.

榮恩:「進藤光,今天我是來向你下挑戰書的.」

進藤光仍在看著棋盤:「我們正在研究神之一著,別煩我.」

榮恩:「一山不能藏二虎,在這間月城魔法學院裡,只能有一位「棋王」,今天一定要見過高下.」

進藤光:「你好像是下國際象棋的,但我是下圍棋的,如何鬥?」

榮恩:「為了今天的日子,我可是閉關研究了圍棋很久,今天我第一次與人對奕,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然後二人便重設棋盤,開始對奕了.

馬份見不是打架,立即沒有興趣的離開了. 而日日野也是同樣的心情:「以為是要打架的,原來是下棋悶,我也要告辭了.」

「月野兔?」正在做掌上壓的小李,聽到月野兔的聲音,連忙停下來.
琦玉看見了便道:「你已經受不住要停了? 那麼今天我膀出了.」

小李:「好好,今天你勝了,我們成績是50:51,暫時你領先.」 說完之後,大叫道:「月野兔你來了? 我剛剛想要去找你.」然後在書包裡拿出了一束粉紅色的鮮花,送給月野兔道:「我知道你今天生日,這是送給你的禮物,請你與我交往可以嗎?」

其它人道:「原來今天是月野兔生日.」 大家也都祝褔月野兔生日快樂.

日日野尷尬地道:「謝謝大家,但這鮮花我受不起.」

小李:「別這樣,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可以嗎? 我會使你成為最快樂的人.」

日日野:「你很煩,我對男人無興趣,走走走,否則我要來打你一頓.」

小李聽了雙眼發光:「原來月野兔也喜歡打架的,那麼我們打一場吧,如果你輸了便要與我交往.」

日日野:「我想打架很久了,就來打一場吧,想打贏我? 你是無可能的.」

小李高興道:「那麼你是答應了! 好,我去搬開桌椅,你先熱身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