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美國為什麼要和中國進行「新冷戰」

國務卿蒂勒森在被特朗普解職之前,到處說中國是「新帝國主義」。美國現任國防部長更是在各個場合把中國「塑造」成「新擴張主義」,似乎中國的目標就是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新霸權。

專欄:剖析政治 作者:鄭永年 日期:2018-07-06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美國對中國的態度最為矛盾,其對華政策是在矛盾中制訂,也是在矛盾中實施下去的。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國力仍然弱小,並且在對付前蘇聯方面,中國是和美國站在一起的,美國總體上對中國抱非常積極的看法。在克林頓政府期間,美國對華基本上在「接觸」與「接觸+圍堵」之間。到小布殊政府,美國新保守主義崛起,開始在如何圍堵中國方面下功夫。

美國對華形成三個冷戰判斷
但不巧,九一一恐怖主義事件發生,美國不得不改變其對華政策,中美兩國勉強地找到了一些共同的利益,或者共同的「敵人」,即恐怖主義。到奧巴馬政府,美國提出「重返亞洲」策略,在南中國海等問題上對中國咄咄逼人。在國際經濟上,奧巴馬強調,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主要目標,就是美國要繼續保持其「書寫規則」的權利,而絕不容許中國擁有這份權利。

的確,今天的中國已經是世界秩序的重要一員、第二大經濟體,並且會很快趕上和超過美國,是最大的貿易國。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等,都讓美國異常憂慮甚至恐懼,因為這些意味着中國已經開始改寫或者重新制定國際規則的過程。

為什麼美國和西方對中國如此恐懼呢?簡單地說,美國這幾年來逐漸形成了對中國的三個冷戰判斷,即政治上的權威主義;經濟上的國家資本主義;國際關係上的新擴張主義。儘管對中國來說,這幾個判斷是完全錯誤和帶偏見的,但這些判斷對美國的對華政策的影響則是確實的。

中國體制「威脅」西方自由民主
第一,西方對中國發展過程中的政治制度抱冷戰思維。近代以來,政治制度的不同往往是國家之間對抗和衝突的其中一個重要根源。在這方面,西方和中國的價值觀全然不同。中國相信不同政治制度的和諧共存,而西方往往對具有不同政治制度的國家視為競爭者甚至敵人。

對後毛澤東時代中國的政治變化,西方一直抱有希望。在80年代,西方相信隨着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中國會演變成西方那樣的自由民主制度國家。1989年天安門事件對西方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但90年代以來,鄧小平所實施的一些重要舉措,緩解了西方對中國的看法。西方認為,這些方面的變化構建成了中國共產黨的「黨內民主」。在胡錦濤時代,西方趨向於接受當時提出的「黨內民主引導人民民主」的中國政治發展過程,即黨內民主在先,社會民主在後。

但近年來,西方在這個方面的希望消失得很快。西方的一些精英一方面理解中共十八大以後的集權,因為無論是頂層設計,還是反腐敗或是黨內反寡頭政治,都需要權力集中,但另一方面,他們也認為這些促成了中國走上了一條和西方截然不同的政治道路。

概括地說,當西方看到中國不僅沒有走西方式「民主道路」,而且發展出了自己的政治模式的時候,西方就莫名其妙地感覺到了「威脅」。今天,西方基本的判斷是中國的「權威主義」趨於永久化。對西方來說,更為嚴峻的是,中國的「權威主義」政治體制已經對非西方國家產生很大影響,愈來愈多的國家會仿照中國的體制。在西方看來,這是對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最大挑戰和最大的「威脅」。

西方對中國發展抱戒心
第二,對中國經濟制度的冷戰思維。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制度漸趨成熟,形成了具有自己特殊的「混合經濟模式」。不過,西方簡單地把中國視為是「國家資本主義」模式。80年代,西方相信中國會從計劃經濟轉型到自由市場經濟,但現在已經沒有這種觀點了。近年來,西方一直在炒作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概念。

今天西方所認定的是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內外部影響,主要包括如下幾個層面:一、國家資本主義導致中國內部市場的不開放,西方企業在中國失去了「競爭力」;二、中國國有企業在國際市場上政治原則高於經濟原則,影響西方企業的競爭力;三、國家資本主義是中國「外部擴張」的主要政治工具。在西方看來,正如前蘇聯經濟模式是對西方自由資本主義模式的最大威脅,今天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已經成為西方自由資本主義的最大經濟威脅。

第三,對所謂的中國「新帝國主義」的冷戰思維。主要表現在西方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冷戰式思維,認為這是中國國際擴張主義的體現。德國外長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的言論可以視為是西方國家態度的變化。在2018年慕尼黑安全會議上,這位外長指中國借一帶一路打造有別於自由、民主與人權等西方價值觀的制度,自由世界的秩序正在解體,「目前中國是唯一擁有、而且堅定實現全球性地緣政治目標的國家」,西方國家應當提出對策。這位外長還警告歐洲被中國和俄羅斯分化的危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