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第十一章

當基地組織發現了死亡筆記開始失靈時,的確忙亂了成個星期.
哈米德立即調查原因,寫下的名字不限制美國官員,也嘗試增加西方各國的領袖名單,
發現所有各地的高級官員有免死能力,若非在醫院面前親自寫下一名絕症的病人,見證病人的死亡,
才肯定死亡筆記是沒有出了問題的.
那麼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 哈米德在沉思著.
死亡筆記需要知道對方的樣貌和名字才能殺人,樣貌他們沒有變,難不成他們秘密地改了名字?
只是,他嘗試了很多國家的官員名字,難道所有人也改了名字?  
聽說在東方國家,有些玄學家會幫客人改變名字來修改命運.
可惡,但美軍還沒退兵,不能就這樣放棄的,要繼續寫下名字,看看有沒有漏網之魚,就算是平民百姓的名字也好. 要一直給美國政府施加壓力.

---------------------------------------------

每當艾瑪預視了死亡名單,便會給弗雷德通知那人立即去改變名字,新的名字當然不會再公開出來的.
弗雷德發現死亡的名單多了很多平民百姓,他知道艾瑪只能預言出會在新聞報導上出現的名人死亡名單,對其他不會報導出來的死者,她也沒有辦法預料得到.  
陸續有很多沒有名氣的無辜者被殺,心想一定要盡快找出誰在持有筆記!
在白宮裡,弗雷德收到了屬下的報告,查出死亡筆記給人調包的最大可能時機,就在航空母艦上.
而最大的疑犯就是那兩名中尉. 弗雷德真的不希望是本地人出賣國家,特別是有軍功的士兵.
弗雷德:「那麼查出了二人有甚麼可疑的地方?」

一位幕僚答:「正常地二人是否認,其中一人的母親患上了癌症末期,正在接受最新的基因治療.」

「那個基因治療...... 好像很昂貴的,一名士兵那有可能負擔得起,真的很可疑,有沒有查出他的醫療費用來源?」

「他是向一間財務公司借款獲得醫療費用的,這個沒有問題.只是,發現兩位中尉的電話通話名單裡,曾經出現過一位共同的女記者電話.」

「女記者?  這個十分不尋常,那麼去跟蹤調查一下這位記者.」

「明白.另外在釋放的恐怖分子中,其中被監視的其中一人,得到了少許情報.  那人想去見基地首領,但被下屬拒絕了,說是他們的軍師吩咐了不要接見他. 暫時還不知道他們指的軍師是誰.」

「準算有些有用情報了,看著眨,就快輪到我們美國反擊了.」
第十二章

莎拉在餐館裡吃著甜品,一邊在傾電話.
她們正在討論下一集的「哈利波特」劇情.
對方說道:「那麼妳記得要守秘密,不要劇透了.」
莎拉回答道:「一定會,放心好了.那麼我們下次再傾吧,羅琳.」
「好的,再見.」
「再見.」

莎拉掛線了後,不經意地看著另一處位置的一位男仕,在她傾電話時,便發覺那位男人一直在偷偷看她.」
心想可惜那人外表不是她心目中理想的類型. 於是便結帳離開了.
很快地,那位男仕也匆忙結帳,跟踪著莎拉後面行去.

身份是娛樂版記者的莎拉,很容易認識了很多名人.她每天也會隨機地與他們聊天,目的是不要讓人懷疑到她與哈米德的特殊關係.

她是自願的替哈米德工作,組織沒有給她任何的好處,原因只是想抱不平.
在做娛樂版之前,莎拉是一位戰地記者,專去那些稱為邪惡國家或是在戰亂的國家採訪.
經過多年的親身觀察,發覺那些被美國指定為的邪惡國家,那裡的人民一點也不邪惡,十分友善.若不是被美國經濟制裁了,他們一定能生活得很愉快.

然後在中東認識了基地組織的人,明白了他們真正的想法,只是不想被西方國家壓迫,獲得自由.
於是便回到美國成為娛樂版記者,背後也是哈米德的聯絡人.

莎拉也察覺到了背後那位餐廳男仕仍在跟蹤著她.娛樂版記者被狗仔隊看上了嗎?
於是莎拉拿出電話,發了一個短訊給手機裡名單裡所有人:
「早晨,恩典每一天!」
那是想告訴哈米德的暗號,那是說她正在被美國政府監視調查了.
第十三章

莎拉被探員困在聯邦調查局的一間房間裡接受調查,她甚麼也不願說,只重複一句說話就是要聯繫律師.
在房間一面單向玻璃窗的外另一間房間,弗雷德與其他探員在調查她的手機.

下屬:「報告長官,她的手機內有多達八十多個聯絡人電話,我們正在逐一核實所有人的身份.暫時知道有很多也是名人,有歌手、演員、作家、職業棋手、運動員.......」

弗雷德:「夠了,看她的表情,當中名單必定是有與死亡筆記持有者有關聯的.」

下屬:「只是電話簿裡有這麼多人,需要花很長時間調查才能有頭緒.」

弗雷德:「時間危急,你把她電話裡的所有名單寫下來給我,你們聯邦調查局繼續追查所有人物.而我會用其它方法想去嘗試一下.」

下屬:「明白.」

-----------------------------------------------------

弗雷德第二次與艾瑪見面,地點仍然在艾瑪工作的咖啡館裡.

弗雷德遞上了八十六人名字的名單,說道:「這就是從她電話上找到的名單,我們相信當中必定有與筆記持有人有關的人物存在.」

艾瑪:「所以你想我嘗試一下占卜找他出來?」

弗雷德:「正是,拜託你了.」

艾瑪:「能否答應我一件事,不要難為和傷害那位女記者. 聽你的描述,她不像是個壞人.」

弗雷德:「這個我答應,事實是我也有這樣吩咐過我的下屬,不要對她施行暴力.」

艾瑪放心了,於是她拿出塔羅牌,開始在名單上每個名字上放上一張牌,每次以十二人為一組.
這一夜二人就在咖啡館裡等待著占卜結果.
第十四章

哈米德在書房裡,如常地在電腦面前看網上新聞. 看了一會,忽然想下象棋.
今天是特別日子,使他不想去理會國際間各國的衝突,何以解能解憂? 惟有象棋.
把死亡筆記隨手的放在一旁,然後上互聯網找對手下棋.
不到一個小時,便戰勝了兩位對手.
正想去休息一會,忽然看見有位新手想邀請他對局,看他的分數應該是新註冊的會員.
對這些新手,棋王通常不太願意花時間去下,正當哈米德想拒絕時,那位新註冊的會員寫了一句恭喜說話給他,使哈米德停下手留意著他.  
「祝你生日快樂!」
那人的網名,只是單字一個「Z」,宣示的國籍是來自於英國.

「Z,你好,請問你認識我的嗎?」

「在這裡,最高總分的人就是你,除了棋王哈米德之外,還會是誰呢.」

「沒錯我就是,謝謝你的祝褔.」

「第一次與棋王下棋很是緊張,有一份見面禮想送給你.」

接著哈米德收到一個txt 檔案,打開一看,是一堆數字和英文字的結合文本,哈米德一看就知道是一局棋譜.

Z又道:「這是我和別人下的一局棋局,之後想你花時間替我指點一下這局棋,給些意見.」
棋手求他指導,這是時常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於是哈米德道:「好的,我們下完一局後再去看那盤棋局.」
於是哈米德和Z就開始對弈.

在對奕中,二人一直交談著.
哈米德: 「你明攻,其實在暗守,但你的棋藝不錯呢?  有參加過國際比賽嗎?」

Z:「我以前只當過大學棋社的代表選手.  和你差得遠了. 是呢,你現在身處在那裡?」

哈米德:「為何會這樣問呢? 這問題不重要吧.」

Z:「你討厭美國嗎?  聽說你的父親是在911時期喪生的.」

哈米德把正在拿著手上的咖啡掉在地上.

哈米德:「雖出於污泥而不染,請別要記掛我的家世,請告訴我你是誰可以嗎? 」

Z: 「這局棋如果你能戰勝我,我便告訴你.」

哈米德:「一言為定.」

至從與深藍電腦比賽完後,哈米德沒試過這樣地認真下棋.

Z:「這就是你的全力嗎?  真了不起.」

哈米德:「還有三步你便要輸了.」

Z:「沒錯呢,我要投降好了.」

哈米德:「那麼告訴我你是誰?」

Z:「把我的名字打橫看就是了.」

哈米德:「你的名字打橫看,是N嗎?」

Z:「沒錯,我就是N. 你應該知道,我就是二十年前捉拿了奇拿的那位.」

哈米德在策劃偷去死亡筆記時,曾經花很長時間收集有關死亡筆記的情報. 知道奇拿殺死了名偵探L之後,又出現了另一位N的人物,最後N成功捉拿了奇拿.而更有趣的是N就在他的電腦面前.  這代表甚麼事情呢? 已經被發現了嗎?

哈米德:「沒記錯的話,N的名字是叫尼亞.  還以為你已經不存在了.」

Z:「新的奇拿再次出現,我就算死了也要復生出來再次捉拿死神.」

哈米德:「你不害怕死神的力量嗎?」

Z:「不用擔心,我也懂得隱藏真實姓名的.」

哈米德:「今次你有甚麼把握能找出死神?」

Z:「我們方有一位先知,他說只要死神再次殺多幾人,他便有把握把死神找出來.」

哈米德:「先知? 是能預知未來的人嗎?」

Z:「不相信嗎? 只要一陣你去看我給你的生日禮物,你便會相信了.」

哈米德:「那局文本棋譜嗎?」

Z:「(笑),那麼我先下線了,再見.」
第十五章

當弗雷德下線了後,立即鬆了口氣,要他扮演傳奇人物N的角色,感到有點壓力.
那夜在咖啡館,艾瑪占算了哈米德最有可能是死亡筆記持有者,然後他們就開始收集哈米德的資料.
最更新的資料,是哈米德開始在中東戰亂國家的慈善工作,而弗雷德的下屬就調查到哈米德父親與911的關係.
當艾瑪看見網上哈米德的照片,略有所思的沉黙起來.
弗雷德說應該立即查出哈米德的身處位置,然後証實他真的持有死筆記後,便給交給海豹突擊隊行動。

艾瑪說,她有方法使哈米德暫停使用死亡筆記,而方法就是,像剛才他在網上做的,就是主動把先知的存在告訴哈米德.
弗雷德原本反對這計劃,但艾瑪堅持的認為只有這樣做才能防止更多無辜者死亡.
弗雷德知道哈米德會在網上下棋,便打算在那裡與他接觸.
艾瑪知道了之後,第二天便把一局棋譜交給弗雷德,要他轉交給哈米德.
弗雷德看了一遍棋局,猜測到這局棋譜的含意,便驚嘆艾瑪的能力.

然後呢,就發生了剛剛在棋盤上與哈米德接觸的事件,不知道艾瑪的推測是正確的嗎?

-------------------------------------

哈米德看見Z下線了後,便打開Z傳輸給他的那盤棋譜,開始在心裡演練過來.
每當他心裡跟隨著棋譜下了一步棋,他的心裡愈感到吃驚,只因這局棋譜,正是他剛才與Z下的那一局棋完全相同.最後黑子在第四十三回合,把白棋將死. 而他很肯定他是收到這局棋譜之後,才跟Z下棋的.

哈米德已經不能否應,能預知未來能力的先知是真實存在的.
這樣美方開的外掛,自己有能力勝過能預知未來的對方嗎?
為何Z會這樣子正面地與他接觸,而不是暗地裡算計著自己?
可能真的如他所指,先知還沒肯定到自己就是死神,第二個可能是,他們對我存在善意,作出警告要我收手的隠意,但這個有可能嗎?
不過無論是那一個原因,現在正確的做法是要先收手,阻止死亡筆記的方法他們已經想到了.死神發現自己能力失敗,暫停殺人也是很自然的做法,應該不會被懷疑到的.
成功阻止死神能力的人,應該就是這位先知了,現在要思考的事情,如何才能突破先知的能力?

於是哈米德從新觀看一次那局棋譜,忽然眼前一亮,他找到先知的破綻了.
第十六章

哈米德驚訝於先知的能力,當他第二次看Z給他的棋譜,便發現了先知的破綻.
這個棋譜成功預知了黑棋在第四十三回合戰勝白棋,但剛才與白方的Z對戰,Z在四十回合的時候便棄子投降了,最後的三個回合並沒有出現過. 這個代表了甚麼意思? 先知的預言也會出錯的嗎?

哈米德沉思了一回,便打電話給基地領袖. 告知領袖有關先知的存在.
「這麼說,死亡筆記失靈是因為這位先知的妨礙嗎?」
「猜想應該是先知預測了死亡的名單,然後比我們早通知了當時人及時地改變了名字,使死亡筆記失效.」
「那麼我們要找出這位先知並了結他.」
「這個當然要,那位Z雖然自稱是英國人,但仍然不能完全遮掩他的美式英語. 他這樣幼稚保護先知做法,所以可以先設定那位先知也是美國人.」
「我們有一位臥底美國警察,可以使用他嗎?」
「我也是這樣的想法. 在剷除先知之前,暫時要停止使用筆記.」
「那就交給你負責,別讓我們等太久. 現在與美軍停戰了一段時間,組織裡的士兵好像有點享受著暫時的和平,這樣不太好呢.」
哈米德心想:「和平正是我想追求的.」 口裡說道:「明白,我會盡快完成任務.」

哈米德還沒打理地上的碎杯子和一地的咖啡,便沖了另一杯咖啡喝,開始在互聯網找尋有關從古到今的先知資料,嘗試找出能使先知預言出錯的方法.
第十七章

休班警員詹森,因為一次意外,殺害了一名無辜的黑人,被法院下令停職進行調查.
與幾名同袍一起到酒吧喝酒,大家也為詹森感到不平.

「當時看見他的動作像是拔槍的動作,所以我才唉......」
「這個政府也是的,也不體諒我們,通街犯人也能帶槍的,上個月已經有兩名伙記被罪犯開槍射殺了.」
「曾經我在開車時,窗外有人扔了個雪球入來,我緊張到以為是襲警,立即拿出手槍,差點也殺錯人了.」
「在美國當差的認真不幸.」
「同感,乾杯.」
「乾杯.」

夜深了,大家各自回家.
詹森帶著點醉意,罔顧不可醉酒駕駛的法例,正在打開車門想駕車回家.
忽然在旁的黑暗處,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詹森」
「老子心情不好,是誰想找死了.」
「基地有任務給你,過來吧.」

詹森一聽到基地名字,便緊張地四圍觀看,發覺沒有人留意,便走到那人跟前.
「任務是甚麼?」
那人交給了他一個信封,「裡面有寫的,要你查出一位先知身份的人物出來. 所知的情報和三成的報酬也在信封裡.」
「先知麻....... 我盡力而為.」
「不是要盡力,而是一定要成功,軍師吩咐的.」
「好的.」抬頭一看那人已經走了.
心想:「世上真的有先知嗎?」
第十八章

假如預知的未來真的存在,是否說命運已經被決定了.  人生只是電影裡的演員,大家按著編劇的劇本生活?

哈米德過去很少接觸哲學,這幾天因先知的存在,打亂了他的佈署,於是開始思考著人生的課題.

如果命運是注定的,那上帝種下分辨善惡果樹在伊甸園,吩咐亞當夏娃不能吃下禁果,但全知的神又明知的他們會吃下禁果,這樣子的試煉,有罪的感覺是上帝才是.

哈米德閉上了眼,聽著youtube 的純音樂,嘗試理解上帝的想法.

人類問,神既然是「全知」,為何還要阿當夏娃受禁果的試探?
他們的論點是神是全知的神,本應知道了阿當和夏娃會受不著試探,吃下禁果,而神仍然接受這些試探發生,因此對神有不滿.

神是全知、全能的上帝.

假如預知的未來能改變,全知論便不成立?

假如有人能預知未來,並且是100%準確,這樣說那人雖然能預知未來,但他卻是不能改變預知的命運,因為假如他改變了未來,那他之前的預言便不是100%正確。假如上帝預知的未來是一定不會改變,這樣是否定神有改變未來的能力。
因此我想上帝應該不是100%全知未來論,不是指上帝有不知道的未來,而是祂有改變未來的能力,因此否定神是全知論,帶出上帝是一位全能的上帝,能改變原本預知的未來發展。
因此否定神全知論,帶出神是全能的神。

這樣就能解釋上面最初的問題.
全能的上帝,可以使人類有自由意志,去改變神原本預知未來所發生的事件.
因此全能的神給人類試煉或人類接受試探時,人類有自己的自由意志去改寫原本神所預知的結果,
因為神是全能的神,讓人類有改變未來的能力.

那位先知預言了棋局,然而Z知了這個預知的棋局,然後改變了它.
這樣說,當先知說下了預言的時候,人就能改變預知的結局.
如果我們要對先知設下殺局,先知就會預言到自己的死亡,這樣先知就能改變了原本應當被殺死的命運.逃避了死亡的陷阱.
因此現在還不能對先知下殺手......
第十九章

今天弗雷德交待完手下的工作,便從白宮離開,開車打算到咖啡館再見先知艾瑪.
當他開車離開後,沒有察覺後面有另一架私家車在跟蹤他.

跟蹤他的人正是警員詹森,他從基地得到的線索,就是要留意被監禁中的女記者莎拉,
軍師推測因為莎拉的被捕,Z才會懷疑並找到他上來,因此吩咐詹森只要找出是誰正在調查莎拉的最高級人員,就有可能找出Z和先知出來.

而詹森經過多日埋伏,發現最高級的調查人員正是白宮幕僚長弗雷德,於是便連日跟蹤他,希望能成功找出先知出來.

----------------------------------------

弗雷德與艾瑪愉快地聊天,當然是因為已經暫時去除了死亡筆記的威脅,但弗雷德還沒有鬆懈,仍舊思考著更多的可能性.

弗雷德:「妳說死神就是天啟四騎士的第一人,聖經記載他能夠勝了又要勝,但現在的情況,是否違背了聖經的預言? 我擔心死神還有後著.」

艾瑪點頭道:「死神勝了又勝的能力,就是要賜下死亡給任何人.試問天下間又誰能夠不死的? 所以對死神來說他是能永遠勝了又勝.」

「如果哈米德真的是死神,現在妳是先知的存在已經被他們知道了,我在擔心妳的安全.」

「不用擔心的,我每天仍舊有占卜著,萬一將來會遇著生命危險,我也能預先占算出來的.」

「不如妳暗地裡也改變一下名字,這樣就能保障避免死神筆記的咀咒,做一個保險也好?」

「不用了,每個人的每一個名字,也有隱藏著那人的命運,我的名字原是祖母給我明名的,她說過這名字也是隱藏著我的命運,我不想隨意地去改變.」

「那麼妳的祖母有沒有告訴妳稱造艾瑪的名字,有甚麼意思呢?」

「她沒有告訴我,而我自己也是看不透這名字對我的意義.」
第20章

詹森站在街角處,一支又一支煙地吸著,直到吸到了第九支煙,便看見弗雷德從對面的樓上咖啡店走出來.

詹森拿著咖啡店的廣告卡片細心觀看,「塔羅牌師艾瑪占卜服務」.詹森心想跟蹤了弗雷德這幾天,他接見與疑似先知的人物就只有這位艾瑪女仕了. 不清楚這人是否就是「基地」尋找的人,但收了人錢,至少要表現一下自己是有工作的.吸完最後一根香煙後,便把卡片收藏好,決定把卡片交給「基地」組織的聯絡人.

-----------------------

一星期之後,卡片交到了哈米德手裡.  他也不肯定艾瑪是否妨礙他計劃的那位先知.
於是他照著卡片的廣告,打開臉書進入咖啡店的臉書網頁,參考那些顧客在臉書的留言.
只見有八成的留言,也是讚賞艾瑪的占卜預言神準確.
雖然臉書沒有展示她的相片,但單看那些人的留言,
現在可以假設她就是先知了,然後應該如何除掉這阻礙呢?
如果對她展開了殺機,她一定會預知得到並打草驚蛇了.
唯一的方法,是要先使她暫失去預知的能力.

為了研究打倒先知的方法,他特地去買了一本聖經,細心閱讀研究內裡提及的先知和神蹟.
不知道為何,他被經文中提及的耶穌吸引著了,雖然還沒看完整本聖經,他也感覺到耶穌像是非一般的人類.
看了四褔音書多篇,心裡面有一個計劃,估計有一半的機會可能會成功的.
於是把計劃傳遞給詹森去實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