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國面對的難題

北京經常會被一層黃色的濃霧所籠罩,這是成百上千的管理不善的工廠造成的結果。清洗空氣和暫時帶來藍天的雨水含有大量酸性物質。中國的許多河流和湖泊已經無法養魚,污染物已經滲入大多數城市地區的地下水。

民怨沸騰原因
1. 不平等 - 收入不平等造成貧富懸殊日趨嚴重
2. 不公平 - 社會制度的不公平,造成不只眼前貧窮,還可能變成代代貧窮;
3. 不安全 - 食不安心、空氣不乾淨、治安不靖,活得惶惶然難以終日。


Panasonic、Sharp生產線遷回日本
微軟關廠 外資頻撤離中國


Citizen(星辰)在中國的企業宣佈解散,微軟關閉在華兩地工廠、裁員九千人。新春伊始,世界名企加速撤離中國,內地實體經濟尤其製造業出現嚴重問題,預期今年經濟運行面臨困難,中國央行旗下媒體發文坦言:「通縮近了!」

春節前夕,日本知名鐘錶企業Citizen在中國的生產基地──西鐵城精密(廣州)有限公司宣佈清盤解散,千餘名員工被解除勞動合同,限期離廠。與此同時,微軟則計劃關閉諾基亞東莞工廠和北京工廠,並加速將生產設備運往越南工廠,將總共裁員九千人。日本Panasonic、大金、Sharp和TDK等公司計劃把製造基地遷回日本本土。Uniqlo、Nike、富士康、船井電機和三星等世界知名企業,先後在東南亞和印度設新廠房,加快撤離中國步伐,勢對中國經濟產生新衝擊。內地多份報章昨提醒,今年中國經濟尤其是製造業面臨考驗。  

  

央行旗下媒體︰通縮近了

總理李克強昨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進一步減稅降費去支援小微企業發展和創業創新;加強定向調控,擴大有效投資需求等提振經濟的措施,坦言今年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困難可能更多。
「前兩年已經入寒冬啦!中小企已經死得七七八八了,大廠就搬去內地。成本越來越高,規矩越來越嚴,好難做。」在內地做廠的港人Max從廣東做到江西,他昨接受《蘋果》採訪說:「現在政府夠膽講出來我想是好事,起碼不會更差吧!」
北京財經評論員李德林認為,外企撤退大勢所趨,同時國內產業轉型升級也很難推:「你看前幾年所謂政府『大力扶持』的一些產業現在都不見了,就是利益輸送,那時經濟增長數據不少是負債發展換來。現在反腐厲害,地方官員更無心搞經濟,又貪不到錢,而且做多錯多。中國經濟始終是與政治掛鈎的。」
中國城市金融學會秘書長詹向陽在央行主管的《金融時報》發表文章稱,從目前國內經濟與貨幣實際情況來看,通縮已經很近了。他指中國目前有巨大的存量貨幣和貸款中,但相當部份被過剩產能和無效投資擠佔,直接作用於實體經濟領域、具有流動性的貨幣資金其實相對不足。投資增速大幅下滑被認為當前中國經濟下行的主要因素,估計三月兩會前會再次降息,刺激經濟。
證券時報網  

  

網民有話說

‧「外企撤離是證明:中國廉價勞動力市場已經不存在了!」
‧「製造業不是萬能的,應該是消耗類、革命性產品製造業,這才是下一步的目標。」
‧「世界知名企業加速撤離中國的影響,將會導致中國大量工人下崗失業,面臨就業困難,經濟增速放緩……」
‧「用工成本過高,社保費用天價支出,別說外企了,國企現在都壓力巨大。」
‧「外企撤離是發展我國製造業的大好時機,就看我們能否抓住機會發展自己了!」
‧「早已沒有退路,高房價高通脹倒逼員工要求漲薪,製造業企業內憂外患只有裁員一條路可走,雪崩還在後面!」
鋼業產能過剩  逾百萬人面臨失業


內地經濟目前不但面臨成本優勢消失困境,還要為此前的無序發展埋單。高污染、嚴重產能過剩的河北鋼鐵業就正經歷轉型陣痛,連同水泥、平板玻璃、煤炭,如壓減產能到位,四大產業將有一百零六萬人面臨失業。


鋼價跌回「白菜價」

一直以來以出口為導向,犧牲環境、資源和壓榨勞動力價值推動經濟增長的發展模式,是中國經濟迅速發展的秘方。雖然現躍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經濟基礎非常薄弱。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中首提出中國經濟「新常態」的概念,意為要大家容忍經濟增速下滑,將之視為常態,為未來的經濟結構調整騰挪更多的政策空間。
目前鋼鐵業成產業轉型的頭號目標,市場需求退潮,鋼價急轉直下跌回上世紀九十年代的「白菜價」,暴露出嚴重產能過剩,能源消耗和環境污染日趨加重。國務院要求二○一七年底全國壓減八千萬噸鋼鐵產能,其中六千萬噸落在河北,相當於去年德法兩國的粗鋼產量。河北省書記周本順說:「我們要咬緊牙關,因為這是一次沒有退路的出發。」壓產涉及的還包括水泥、平板玻璃、煤炭。石灰是煉鋼的重要輔料,而土法燒窯是主要污染源,但作為河北的「吃飯產業」,武安市淑村上萬人以此為業,幾乎家家戶戶都有窯口。高峰時每口窯一年淨賺三四十萬元人民幣,近年政府取締土窯時,幾百村民都哭了!
2011年 1月 24日

.
乾旱天氣繼續困擾中國華北西北地區

持續乾旱也給居民造成飲水困難
中國華北和西北地區今年冬天均出現嚴重乾旱天氣,其中山東的旱情已達到半個多世紀以來最嚴重的程度。

山東省是目前中國北方旱災地區中受災最為嚴重的省份,當地很多地方都已經超過100天沒有任何降水。

在部分旱情嚴重的地區,官員們說乾旱問題是兩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

山東防汛抗旱辦公室官員稱,當地已經有350條河流斷流,近400個小型水庫幹涸。

與此同時,北京市官員也通報稱當地也已經92天沒有「有效降水」, 是30年來最嚴重的旱情。

另外,河北、河南、陝西以及山西等省份也都出現乾旱問題。

旱情對這些省份的冬小麥田構成威脅。

與此同時,中國的新疆以及內蒙古和東北地區今年冬天則紛紛出現大雪甚至暴雪天氣,而湖南和廣西等南部省份也受到凍雨天氣的困擾。

雖然目前農業專家仍否認有關災情將威脅中國糧食生產,但部分災區的蔬菜價格已經嚴重上漲。

中國西南的廣西以及雲南等省份去年冬天也曾遭遇嚴重旱災。中國氣象局新聞發言人承認2010年是近十年來我國極端天氣事件發生頻率最高的一年。
中國:2015年經濟硬著陸?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世界經濟已感受到中國經濟放緩

「在過去三十年和未來五年,世上最重要的數字是中國的經濟增長率。」BBC經濟版編輯羅伯特‧派斯頓宣佈。連串數據證實中國經濟明顯放緩,社會愈來愈擔憂,中國不再作為全球資本主義的驅動器,反而將會拖累其發展。過去十年,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一直是增長的火車頭,但現在搖搖欲墜,商業投資和工廠產能也是如。中國政府不僅陷入25年來最緩慢的GDP增長,同時努力加快新自由主義重組,從而刺激私人投資和國內消費。這是其戰略的一部分,以戒絕經濟對債務的依賴。現在,中國債務已經超過GDP的250%,對發展中經濟體來說,是一個非常高的水平。

許多評論家現在預計,今年GDP增長將低於政府7.5%的目標,這在16年來還沒有發生過。即使7.5%也是中國24年來的最低增長數字。十二月中,中共領導人舉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結束,宣稱「對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比較大」,現在普遍預計2015年GDP目標將下調至7%。

中共採用了「新常態」一詞,在官媒上也大肆宣傳,強調GDP增速降低。習近平聲稱已將「新常態」發展成一門理論,但事實上這一詞是從西方媒體抄襲過來的,本來用來形容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的時期。《環球時報》大肆宣揚,習近平申述的「新常態」理論將會是歷史上其中一個標記。中共試圖蒙蔽群眾,讓人以為經濟放緩是正面,是政府有意的、預料之內的政策。的確,有些新自由主義改革派主張較慢的「優質」增長(這意味著更少的國家控制,減少借貸投資)。但是,今天有無數的經濟因素是北京控制不了的,在接下來的時間可以引發對經濟動盪。

中國第一?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近一份備受激烈爭論的報告表示,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如果是正確的,這代表美國由尤利塞斯‧辛普森‧格蘭特當任總統的142年以來的第一地位結束了。通過衡量購買力平價(利用當地而非全球價格的方法),中國經濟體目前價值176,000億美元,而美國國內生產總值174,000億美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在2020年前,中國經濟體還會比美國大20%。各界因不同的計算方法,對此是否已經實際發生未有定論。一些學者推測,這將在未來幾年發生。中國經濟面臨的困難,比單單GDP增長率放緩深遠得多,因此愈來愈受到關注。

當前全球大宗商品市場發生動盪,當中最觸目的是原油價格的暴跌,這是全球供大於求的結果。從世界第一市場 - 中國 - 也可明顯看到這現象。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美國「頁岩革命」大大增加了該國的燃油產量。中國正處於史無前例的產能過剩,由鋼鐵至太陽能電板皆是如此最觸目的就是房產市場。據房產專家艾經緯所言,2014年全國房屋銷售下降了10%,現在未售出的房地產大約有七年的庫存。一份北京商業報刊刊登了「鬼城指數」,說明至少在50個城市中,一半以上的住房是空置的。

中國的建築業消耗了全世界約一半的鋼鐵和水泥,僱用3,700萬工人,這比英國整個的勞動人口多23%。因此,過去十年的建設熱潮中是全球能源價格的驅動力,中國建築業的活動佔了全球超過一半,而建築業佔全球能源消耗的三分之一。

大宗商品市場陷入震盪

在12月,大宗商品的低迷是全球股市大幅下跌的主要誘因。上海市場也經歷2009年以來最大的單日跌幅(5%)。大宗商品市場的低迷,令許多經濟評論員再次質疑,中國官方的GDP數字是否能反映實況。正如《彭博》專欄寫手William Pesek評論道:「對於任何人認為中國正處於近乎這數字(即7.5%增長),我有兩個字要說 - 『鐵礦』。關鍵的礦石價格下跌了一半,同時油價下跌44%,煤價等大宗商品也急跌,可見中國(經濟增長)可能將會急速煞停。」

大宗商品市場不景氣,令許多出口商陷於蕭條及收支平衡危機。依賴石油的委內瑞拉已經陷入衰退,其國際債務(主要來自是中國的國家銀行)更可能違約。有傳言講,委國的馬杜羅政府希望北京會延長信用額度,也就是說緊急財政援助。「中國人是精明的,他們可能希望以援助方案換取奧裡諾科地區的油田作為回報。」一名《中國日報》的評論員說。即使是俄羅斯,在貨幣危機(2014年盧布的價值下跌一半)、石油收入崩潰以及西方制裁情況下,也可能被迫向中國求援。

贊比亞政府被迫請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吸血鬼來「拯救」國家財政,意味著贊比亞人民將再面臨緊縮措施。它的銅礦大多是歸中國人所控制。「幸運國家」澳洲由於得益於蓬勃的中國貿易,迄今很大程度上逃過了全球危機。但即使如此,據報道,澳洲的貿易遭遇自1960年以來的最大降幅(出口收入下降,進口成本上升)。澳洲乘著中國的建築熱潮,採礦公司大大獲益,但代價是國內製造業進一步下滑。但是,根據嘉能可的報告,今天澳洲煤礦產業中,一年裡有一季是無利可圖的。中國經濟放緩令大宗商品市場急跌,意味著這些國家將面臨艱難時期。因此,中國將以更公開的帝國主義模式,對依賴其經濟力的市場和政府加強控制。

產能過剩

由於地產和基建的投機,中國鋼鐵產能瘋狂膨漲。即產能過剩已達到荒謬的高水平,還是持續膨脹。中國當局已承諾加以控制,但這絕非易事。自2008年全球資本土義危機以來,信貸前所未有的膨漲19萬億美元。因此,同樣的過度投資也已經在水泥業、玻璃業、採礦業、鋁業和造船業等其他眾多行業發生。

兩個政府的經濟學家在11月發表一份報告,報告指過去五年的投資中多達一半(總值42萬億人民幣)是浪費的(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徐策,以及宏觀經濟研究的王元)。他們指,過去兩年習近平上台以來,問題持續惡化。

現時中國鋼鐵的產量大於日本的7倍,世界排名第二。僅閒置的鋼鐵產能就已經超過美國鋼鐵業的兩倍。過度生產導致一些地區的鋼材價格跌至白菜價格。在2012年,中國的水泥產能達29億噸,但實際需求僅為21億噸。中國最大的200個機場有三季度都是虧損的,但還在計劃建造多100個。

類似現象在其他行業重複,各城市和地區之間彼此競爭,鮮少考慮國家整體的經濟情況。市場商品泛濫,利潤受到擠壓,信貸成本則會飆升,其結果是地方政府和企業的債務會極為迅速的積累,有可能會爆發一波波的企業倒閉和銀行危機。

影子銀行業增長至世界第三大,這突顯了北京的困難,現在是世界上第三大。影子銀行是非正式的渠道,讓國有銀行規避政府監管,從而保持信貸流動到陷入困境的企業借貸人手中。

過去一段時期,很多投資項目都規劃差劣,甚至純粹是投機炒炸,但工人階級不免此付出代價。其中一個指標是,建築業工人罷工上升,從7月至9月有55次。這行業有著多層的外判制度,依靠無保障、不受保、低工資的農民工,因而惡名昭著。總部位於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的一份報告指出,許多項目暫緩和變相違約,個案數字上升,「中國工人是最後拿到錢的一群。」2014年的下半年裡,有一半的罷工是由於拖欠薪金引起的。

煤炭業方面情況更糟,中國煤礦業有70%處於虧損狀態,是由於全球煤炭的價格下跌(2014年下降了25%),加上產能過剩,還有政府治理污染的措施。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主席王顯正講,超過一半以上的煤礦企業難以支付員工工資。因此,山西省等一線產煤區的財政壓力最讓人擔憂,有報道指當地的影子銀行即將違約。

通貨緊縮

在12月21日,中國央行出乎意料地下調基準利率。可見,經濟基礎遠差於政府想我們相信的情況。現在最令人擔憂的是會發生通縮。中國政府來年想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十一月官方的通漲數字是1.4%,為五年來最低的水平。但是出廠的價格下降了2.7%(同比十一月)您是不是要找:rely on skin,是連續33個月價格下降。正如《經濟學人》雜誌指出,中國經濟的諸多領域正瀕臨價格全面下跌的邊緣。

當金融泡沫破滅時,就如1990年代日本房產泡沫爆破,造成了通貨緊縮,而今天的中國也會因產能過剩和過度建設造成同一惡果。當通縮波及整個經濟體時,由於人人都期望市場價格繼續降低,消費者購買意欲減低,企業推遲投資,價格下跌會抑制經濟增長。最糟糕的是,通縮會令債務實際成本上升,令企業和政府債務負擔惡化。

根據《金融時報》報道,償債費已經達到了中國GDP的17%,而2011年時只有7.5%。央行的降息舉動,以及之後可能會增加銀行的資本金(通過降低法定準備金率),主要是因為違約將至,所以要舒緩解中國企業和地方政府的償債成本。違約實際上已經發生了,但透過將壞帳從銀行系統中的一個實體轉移到另一個,掩飾了這一事實。由於通漲回落,借貸的實際成本已經從2011年的零飆升至5%。

但是,11月降息的即時效果,是再次製造股市泡沫。上証綜合指數在四星期內急升超過25%。大量資金透過「孖展」湧入(2012年才在中國合法化),這是高風險的手法,因為投機者用借貸而非自己的資本在作股票交易。過去幾星期,名副其實的淘金熱正在發生,有數千萬計的新交易戶口開設,銀行急速推出新的借貸平台去滿足「孖展熱」。北京面對嚴峻的兩難局面,其反通縮的措施有可能激起新一輪的金融泡沫,惡化債務危機。

現時歐洲和日本央行實行類似的政策,就是不擇手段來製造通漲。無論對習近平及其經濟團隊,以至對全球資產階級,通縮危機的失控現象是最大的擔憂。

在下一段時期,中國經濟是否硬著陸(被普遍定義為增長5%以下)是尚未有定論。一些經濟學家警告說,「長期著陸」是最有可能的情況。這與我們的預言相似,中國正在進入日本式的低迷:通貨緊宿、債務危機和經濟停滯。階級鬥爭和政治不穩正在到來。
返回列表